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五百一十五章 周延儒

作品:明末江山如画|作者:国立诚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08-18 14:42:44|下载:明末江山如画TXT下载
  五军营在李家军火枪方阵前伤亡惨重,三大营主将再次让三千营骑兵出击。

  冲进了只不过这次骑兵冲击的是李家军方阵的侧此次,目的只是骚扰,打乱火枪方阵,为五军营的正面冲食击创造机会。

  三千营虽吃不情愿,但还是向着火枪阵侧翼冲了过来。就在他们准备加速冲击火枪阵侧翼时,突然惊恐的发现,那些停在火枪方阵后的战车动了。

  四匹战马为战车带来了不输于骑兵冲锋的速度,而且安装在战车两侧的钢刀更是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
  一百多辆战车迎向了三千营骑兵,三千营骑兵大惊,连忙调转方向企图利用灵活绕开战车。

  但是下一刻三千营就杯具了,战车上射出条条火线,径直冲进三千营的骑兵之中。

  火团不断的在三千营骑兵中炸开,烧的战马不受控制的到处乱窜。

  原本排成紧密队形的三千营乱成一团,骑兵努力的想要控制战马,但却只能勉强保证自己不掉下马背而已。

  战车的速度非常快,还没等三千营骑兵调整过来,就径直的撞了上去。

  战车的冲击力可要比骑兵强的太多了,一百多辆战车就像切进黄油的热刀,瞬间就在对方的身上撕开了一条口子。

  “轰轰轰!”的手榴弹爆炸声响起,三千营骑兵顿时四散奔逃,控制不住惊马这仗还怎么打?

  战车冲散三千营的骑兵并没有停下,向着五军营后方冲了过去。

  三千营的溃败对三大营的士气打击是巨大的,当战车撞进五军营后阵时,整个战斗已经没有丝毫的悬念了。

  在巨大的伤亡面前,看不到希望的五军营崩溃了。

  此刻李家军继续追击,正是扩大战果的最佳时机。三万多三大营能逃回京师的肯定少之又少,但李达仁并没有这么做。

  只是象征性的追出去二里就停了下来,被俘的三大营士兵也被他放了。

  李家军此次来京师还打着勤王保卫京师的旗号,与三大营起冲突不要紧,若是将三大营给灭了,事情就不好说了!

  李达仁并不想现在就与朝廷撕破脸,大明立国近三百年,早就在百姓的心中竖立了正统的影响。

  此时与朝廷翻脸,对李家军还是有一定的影响。至少移民海外时,百姓就会多有顾虑,对李家军的下一步行动不利。

 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李达仁不会走出那一步,打败三大营李家军已经显示出了实力,相信接下来的事情就会顺利许多。

  不足百人的伤亡对于李家军来说可以忽略不计,可三大营却在李家军阵前扔下了四千多具尸体。

  除了重伤不治的士兵外,其余的三大营两千多伤兵都得到了李家军的救治。

  躺在李家军的战车中,喝着香喷喷的肉汤,吃着金黄色的面饼,许多三大营的士兵心中都不是滋味。

  同样是当兵卖命,同样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阵,双方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?

  看看人家李家军的铠甲、火器,再看看人家李家军的吃食,香喷喷的肉汤随便喝不算,每人还有一大块肉下饭。

  当听说这样的吃食并不是大战后的犒赏,而是平日里就吃得东西时,三大营的伤兵们眼睛红了。

  尤其是听到有士兵抱怨肉太瘦了,下次一定要抢到肥肉芸芸时,他们再也忍不住了。

  许多人开始打听如何才能加入李家军,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顿顿吃上这样的食物。

  当他们听说加入李家军还有土地分配时,三大营的伤兵集体沉没了。

  已经不能用妒忌来形容他们的心情,许多人开始盘算着,要不要带着家人前往登莱李家庄。

  ……

  三大营的惨败让京师上下一片恐慌,城内的物价再一次上涨。尤其是粮食,已经达到了有价无市的地步。

  与远在宣府的女真人不同,李家军距离京师已经不足五十里,可以说是近在咫尺咋眼就到。

  其他各路勤王兵马速度根本没法与李家军相比,他们恐怕还没有出发前往京师呢!

  可以预见的是,李家军兵临城下时,京师中只有数万残兵败将可用。

  虽然京师城墙坚固无比,但能不能挡住李家军,每个人的心中都没有底。

  崇祯皇帝急招文武大臣议事,纷乱的朝堂上几方势力吵成了一锅粥。互相指责对方,根本商议不出个接过来。

  崇祯皇帝也是满脸的愁容,他万万没想到登莱竟然藏着这样一股可怕的势力。

  直到此刻他才发现,自己虽然贵为九五至尊,却拿小小的李家庄毫无办法。

  就在所有人一筹莫展之时,首辅周延儒站了出来,轻轻嗓子道:“皇上!老臣有本上奏!”

  周延儒发话,立刻让大殿内安静了下来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,都想听听周延儒有什么好办法对付李家军。

  崇祯皇帝也来了精神,坐直了身子开口道:“爱卿请讲!”

  周延儒躬身说道:“启禀皇上!虽然李家军与三大营发生摩擦,但仍然是大明的登莱守备营。

  前来京师的目的也是抗击建奴,保卫皇上啊!”

  “嘶……!”

  周延儒的话让大殿内响起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,崇祯皇帝听得更是眉头直皱。

  不少人用狐疑的眼神看向周延儒,刚刚周延儒的话实在是太巧妙了。

  一句摩擦揭过了三大营的惨败,一句登莱守备营点名了李家军的身份,更是用勤王保皇来掩饰李家军无诏调兵的事实。

  周延儒要干什么?这么自欺欺人,就能让李家军停止攻打京师吗?

  看到周围人疑惑不解的表情,周延儒继续说道:“皇上!李家军虽然主动勤王,但他们可曾说过造反之话?”

  一句话点醒大殿内的君臣,关于李家军造反要攻打京师的话,都是他们臆测的而已,李家军可从未表露过自己想要造反。

  就在所有人都在沉思之时,一个声音在大殿内响起:“首辅大人!李家军虽未言明造反,但他们违抗圣旨,私自调兵,打得三大营伤亡惨重可是事实!”

  周延儒看了一眼说话之人,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:“张逸轩!你有良策尽管向陛下进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