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二十章 相处

  p1()

   一夜相安无事。sklhjx因为前一天被段闻之指出吵到她睡觉,为了自己的未来着想,苏时木特意等到他出了门,才走出来开始做早餐。

  她只希望,这样的小心翼翼,能换来对方的满意。

  毕竟总裁……她是真的惹不起啊。

  做了个三明治,又倒了一杯鲜奶,她才刚端着自己的早饭在餐桌前坐定,忽然就听到门锁咔嗒一声。

  苏时木的手停在了半空,没来由地心里一紧,莫名生出一种想要逃的冲动。

  门慢慢打开,段闻之的脸出现在了门后。

  他显然也没想到会撞见苏时木在吃早饭。

  苏时木尴尬地放下手里的三明治,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尴尬地笑了笑。段闻之目不斜视地进了房间,又马上出来,手里多了个文件袋。

  苏时木几乎是屏住呼吸注意着他的动静,但即便如此,段闻之经过餐桌时还是停了一下。

  他慢慢转过头,俊朗的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指了指她手里的三明治,“吃完记得收拾干净。”

  苏时木下意识地点点头,“好的。”

  段闻之却又忽然开了口“你不用上班?”

  苏时木愣了一愣,“还没有……”

  段闻之没有等到她说完,转身就走了。

  门一关,苏时木才反应过来,是不是他昨天看到自己穿着一身正装,所以以为自己也在那附近上班?

  随即又想到了他那句交代。

  收拾?她哪次用完厨房没有收拾?

  苏时木愤愤地吃着三明治,早上的好心情已经消失无踪,她一口一口吃着,简直是将三明治想象成了段闻之。

  他绝对不是小时候邻家那个小哥哥,绝对不是!

  要不是他是安氏的总裁,要不是他是自己的房东,要不是房租这么便宜……

  想着想着,苏时木就泄了气。

  她好像想不出任何自己可以跟他硬碰硬的理由。

  仰天一声长叹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啊!

  正惆怅着,手机就震动起来。

  她拿起来一看,眼睛就是一亮。

  安氏人事科的号码!

  “喂您好,我是苏时木。”

  “苏时木你好,我是安氏人事科的,恭喜你,你被录用了。sklhjx请明天带着……”

  挂了电话,苏时木怔了一怔,随即猛地站起了身。

  由于起身的动作太过突然,一下子撞到了桌角。她呲牙列嘴地痛了一会,却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喜悦。

  昨天面试的时候说的是三天之内给消息,没想到会这么快。

  很好,等明天去安氏签了约,自己的计划就踏出了第一步。

  以后,一定会顺利的。

  段闻之给的阴霾很快被她抛之脑后,吃完早饭,她步子轻松地就去厨房开始收拾。

  第二天段闻之很早就起来了,不敢惹段闻之,索性出门买早饭吃。

  轻手轻脚出了门,一直进了电梯,她才开始正常走路。

  对着电梯又审视了一遍自己的仪容,确定没有问题,她挺直腰背走了出去。清晨的阳光落在她身上,给她周身镀上了金黄的色泽。吃了早饭,走到公司,正好还有十分钟上班。气定神闲地等在了人事科门口,一直到签完约,一切都很顺利。

  人事处的戴经理站起来跟她握了握手,笑着说“欢迎你来我们公司,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咨询。”

  “好的好的,谢谢。”

  这个职位的招聘跟每年一次的校招不在同时,所以现阶段新入职的员工只有她一个。戴经理带着她在公司转了一圈,又把她领到了自己的部门,这才离开。

  一一跟新部门的同事打了招呼,人际交往对于苏时木而言并不是难事,不过半天时间,她已经记住了部门里同事的脸和名字。

  熟悉了一下部门工作,很快就到了午休时间。想了想,她给顾铭浩发了条微信。

  “学长,我被录取了。”

  “恭喜!为了庆祝,晚上是不是该请我吃顿饭啊?”

  对话后面附带了一个表情,苏时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干脆地回复“好啊,不过我还没拿工资,还望学长手下留情。”

  她在国内的朋友不多,顾铭浩算是一个。昨天人家才请她吃了饭,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回请一顿。毕竟,以后还在一个公司共事不是?

  敲定了晚饭,苏时木用一下午的时间熟悉了一下部门的工作,顺带着帮忙干了些杂活,因为她性格开朗又聪慧的原因,很快就和大家混熟了。sklhjx

  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,同事们一一离开之后,苏时木收拾了一下自己桌上的东西,也起身准备走人。

  才走到公司门口,就见顾铭浩已经等在了那里。才扬起手准备打招呼,就感觉一旁传来一阵冷意。

  下意识地转过头去,苏时木看见了刚从总裁电梯下来的段闻之。

  她的笑容就这么僵在了脸上,看着顾铭浩喊了声总裁,她忍着尴尬,干笑着开口“安……总裁。”

  段闻之脸上的神情一时有些复杂。

  就算昨天撞见了苏时木和顾铭浩在公司附近一起吃饭,他也只以为她在附近上班,从来没有想过,这个附近,竟然这么近。

  这个女人,不但住进了自己的家里,还跑到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工作。

  一双黑眸静静地看着她,段闻之慢慢走近,开口“你、就是新招进来那个?”

  苏时木在看到对方的时候匆匆低下了头,昨天段闻之装作不认识自己的样子就让自己很尴尬,而且她也不想让大家知道他们两个人住在一起的事。

  却没有想到对方却主动开口这么说,这就让苏时木心里有点受不了了,她放下手里的餐具,抬起头看着对方。

  “总裁的工作真的是尽心尽职,连一个小小的文员应聘都要调查了解清楚吗?”

  段闻之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说。立马冷着脸说。

  “顾秘书,你的身份不适合跟公司的新员工走这么近,盛达集团的刘总刚到楼上,你先帮我过去接待一下。”

  顾铭浩听了总裁的话,立马站了起来。

  “小暖,今天实在不好意思,改天我请你。”

  苏时木风轻云淡的看了一眼段闻之,又看了看夹在中间,两头为难的学长。

  “没事的学长,我已经吃饱了。这样你先忙,我就先回去工作了。”

  说完之后,朝着总裁微微欠了身,就拿着包包转身离开了。段闻之看着对方踩着高跟鞋离开的身影,突然觉得舒坦多了。

  回过头正好对上自己助理不解的视线,顾铭浩看着自己的总裁,每当自己总裁露出这样的表情,就说明他心里很满足。同时有更大的计谋将会产生。

  “以后上班期间,尽量不要跟底下的员工坐在一起吃饭,这样对她不好,对你也不好。我可不想听到别人说我的助理什么什么。”

  顾铭浩虽然不明白总裁在说什么,但他还是很尽责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楼上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,你先回去吧,今天我办公桌上那两份策划拿回去处理了,周六我要回报。”

  顾铭浩目送对方离开之后才转身。烦躁的他伸出两只手,习惯性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。

  真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惹怒了总裁,害得自己在这里遭殃。苏时木刚从洗手间出来,就看到自己学长习惯性的抓头发。

  露出清浅的笑容,走了过来,没有想到自己的学长这么多年过去了,小小的习惯还是没有改掉,这顿时让她觉得似乎回到了以前的时光一般温暖。

  “遇到什么事情了?好久都没有看到你着急的抓头,发觉得似乎比以前更可爱了。”

  顾铭浩本来心里很烦躁,可是看到自己的学妹之后,心情一下子变得明朗很多了,笑着说。

  “没什么,就是刚才想到工作有点着急。今天真的不好意思,改天我一定好好的请你吃顿饭。”

  苏时木回过头看了一眼没有对方的身影之后,才笑着开口。

  “哪里,今天的事情也全不怪你,她本身就是那样多变的人罢了。”

  顾铭浩本来就是一个心思非常细腻的人,听到这句话之后,立马反问苏时木。

  “你们认识?”

  虽然他带着疑问的色彩,可是他已经在心里面很明确的知道,这两个人关系一定不简单。

  自己虽然说跟随总裁时间不是很长,但却非常了解对方。而且今天酥软的表现也非常的反常。

  平日里,她是一个非常客气温柔的姑娘,从来都不会跟别人发脾气,乱说话的,可是今天他可以感觉到对方生气的样子。

  苏时木听到学长的话,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笑着捂着嘴。

  “哪有我也是随便猜的,我怎么可能认识总裁呢……”

  顾铭浩握在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,看着上面熟悉的电话号码。立马朝着苏时木指了指手机上“总裁”二字。

  苏时木停止说话,会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喂,总裁,有何……”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那边就直接甩给他一句话。

  “你到办公室了没有文件看了没?什么时候办事效率这么慢了,墨迹到什么时候?难道你想到非洲好好的锻炼一下去吗?”

  顾铭浩听到对方的话,头皮一紧。这不仅是他不想去非洲锻炼,更多的是关系到她的身份。

  他好不容易隐藏自己的身份,当做对方的助理,并让对方非常信任自己,他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前功尽弃。

  他还想要解释什么,那边却已经传来了挂断的忙音。

  苏时木虽然没有说话,但是同样也听到了电话里的讲话声,内心对自己家的总裁多了几分厌倦。

  “暖暖,不好意思,我得先回去了。改天请你吃饭。”说完之后就小跑,走进了写字楼里面。

  苏时木看着对方的身影皱了皱眉头。自己刚开始听到对方的名字,还以为是自己小时候,邻居家的小哥哥,没有想到对方是这么讨人厌的家伙。

  这肯定不是自己邻居家的小哥哥,小哥哥那么温柔善良,肯定不是他,说来真讨厌,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同名同姓的人,居然性格可以这样的坏简直是两个极端。

  她一边想着这些事,一边往楼里面走。段闻之在窗户上看着对方,走近喽之后才回过头。

  一直站在旁边等待对方点菜的服务员看到对方回过头之后,立马把菜单放在了他的桌子上。

  “我平常吃的来一份就好了。”刷完之后合上菜单闭目养神。可是当他想起自己刚才的行为的时候,秀气的眉头皱在了一起。

  服务员看着对方眉头拧在一起,立马离开了这个房间。传闻这个总裁为人冷淡,手段狠毒,她可不想招惹对方。

  苏时木刚刚到楼下等电梯的时候,便遇到了自己的同事,两个人笑着一同走进了电梯里。

  “暖暖,我刚看到你跟顾助理在一起吃饭。总裁似乎还跟你们说话呢。羡慕你刚来公司就能跟总裁说上话,要知道公司里多多少少的少女都渴望着能跟总裁见面打一声招呼呢。”

  苏时木听了对方的话,不由自主的在心里不屑地斥责。就那样冷面王,我才不屑有跟他打招呼呢。我还没有低贱到热脸贴冷屁股的地步。

  “你说我等会儿要是在公司群里说总裁跟你聊天了,那大家是不是都会羡慕死你呀?”